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丨纪念于右任先生逝世五十六周年
来源:德风堂画廊 日期:2020/12/8 14:21:48

纪念于右任先生逝世五十六周年

于右任先生清光绪年间出生于陕西三原,少颖异,读书勤勉,光绪二十一年秀才,光绪二十九年举人。叶尔恺盛赞:“西北奇才”、“入关以来,未见第二人”。其意气风发于民国,由贤出仕,成就斐然、影响尤大,可谓奇也。一生以治国平天下的伟大抱负和济世救国的热血投身于民主革命,身体力行,不遗余力,晚年被携台湾,客居他乡,一水之隔,竟成天涯,最终在风烛残年里留下了“葬我于高山之上,望我大陆”的千古绝唱,抱憾黄泉。今天是于右任先生逝世五十六周年,谨以此文纪念这位淑世济国、独步百年的时代巨人。

他是清风峻节、大公无私的民国高官,在政体腐败,民不聊生的乱世中保持浩然正气、两袖清风。生前有“落落乾坤大布衣”之誉,身后留“三十功名袖两风”之名。

他是放眼远大、教书育人的教育舵手,于国难当头、干戈扰攘之秋艰难兴学、深维本根,以百年树人之计,植民族复兴之基,为我国教育事业立下了流芳千古的丰功伟绩。

他是宣传革命、办报救国的元老记者,在国土沦丧、异族入侵之时“辟谣邪而振民气”,针砭时弊、激发民智。赢得了“先生一支笔,胜过十万毛瑟枪”的美誉。

他是鲁阳麾戈、出入险阻的书生司令,于烽火流年、贼寇四起之际以一隅之地抗北洋军阀八省之众,苦战经年,独撑危局,虽以失败告终但仍功不可没。时人盛赞“一条竹仗定西北。”

他是忧国恤民、伤时感事的爱国诗人,在民族危亡、民生凋敝之时以笔为枪,提振士气、唤醒民众,文章道德,沉雄悲壮、慷慨激昂,昭昭在人耳目。

他是心系生民,笔铸国魂的近代草圣,在腥风血雨、百业凋敝时“有感于中国文字之急需谋求其书写之便利,以应时代要求,而提倡“标准草书”,弘扬书法、保存国粹。“为过去草书作一总结账,为将来文字开一新道路”。

他是注重“民胞物与”“经世致用”的关学传人,综其一生,于官于民、于诗于书、于兴学、于革命,无不以锲而不舍的决心和坚韧不拔的毅力秉承着传统知识分子“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家国情怀振臂高呼、奔走呼号。

“是革命家、是政治家、是宣传家、数开国诸元老中伟烈丰功高一代;以文学显、以事功显、以德业显,集古人三不朽外,诗名书法并千秋。”于右任先生传奇的一生虽已落下帷幕,但后人对先生的研究和景仰之情从未退却,其风起云涌的时代精神与壮志凌云的革命情怀贯穿在他一生的墨宝诗文中,激励着后代无数的仁人志士为理想和国家而奋斗。时至今日,海内外亿万华夏子孙仍为其不凡的气度风骨、人格魅力所深深的折服。

清刘熙载《艺概·书概》中云:“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书法不仅是纯粹的写字艺术,更是书写人生的艺术。字如其人,立品为先。于右任先生宦海漂浮,翰墨一生,为后世留下了诸多宝贵的精品佳构,无不反映出“其书如人,其学如萤,其才如斗,其志如鸿”。见其书如晤其人,“壮有金戈铁马之音,逸亦极白鸥浩荡之致”,海峡两岸同胞无不对其书作视若珍宝,奉若拱璧。

德风堂考藏部分于右任书法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