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书法真伪鉴别浅析(一)
来源:德风堂画廊 日期:2018/11/29 15:53:15

于右任,原名伯循,曾用名刘学裕,字诱人,后以“诱人”谐音“右任”为名,因有美髯,人称“髯翁”或“于胡子”,笔名“神州旧主”、“骚心”,晚年自号“太平老人”等。祖籍陕西省泾阳县云阳镇斗口于村,1879年(清光绪五年)4月11日出生于三原县东关河道巷。出生时家道衰落,困苦贫寒,未满两岁,母亲赵氏(甘肃省平凉市静宁县人)贫病忧愁而去世,因父于宝文在外谋生未归,即由二伯母房太夫人携至泾阳县云阳镇杨府村娘家抚养。7岁时在此接受启蒙教育,受业于老儒第五先生,11岁时又由二伯母携住三原东关,投奔依族三祖重臣公,被重臣公送入三原东关名塾师毛班香先生私塾“读经史、学诗文、习书法”,17岁(1895)在三原考中秀才且名列榜首。又过两年,他离开了培养他9年的毛班香老师,先后就读于三原宏道书院、泾阳味经书院、西安关中书院,期间曾受教于关学大儒刘古愚先生。25岁(1903)参加陕西乡试,以高名次考中举人,文名鹊起,称誉三秦,被誉为“陕西三杰之一”。这一年,于右任将近年所写的近百首诗,结集为《半哭半笑楼诗草》。因为这些诗作多抒发了作者的一腔愤懑和对当时黑暗现实的批判,并且矛头直指以慈禧太后为代表的封建最高统治者,如《兴平咏古九首之一》:“误国谁哀窈窕身,唐惩祸首岂无因?女权滥用千秋戒,香粉不应再误人。”故诗集一出,风行一时,洛阳纸贵。时三原县令德锐向陕甘总督升允密报于右任为革命党,并入奏朝廷。清廷于1904年初下谕革去于右任举人,并密旨通缉,欲就地处死。当时于右任已赴开封礼部应试。幸得乡亲李雨田得知派人送信得以逃脱,亡命上海。28岁(1906),为开辟反清舆论阵地,筹办《神州日报》,于右任赴日本考察报业并筹款时结识孙中山,同年9月27日加入同盟会,自此追随孙中山先生推翻帝制,创立民国。民国时期曾任交通部次长、陕西靖国军司令、审计院院长等职。53岁(1931)就任国民党监察院院长至1964年11月10日在台湾去世长达33年之久,享年86岁。

于右任先生一生传奇,文韬武略,淑世济国。他是民国元勋,早年加入同盟会,长期在民国时期的国民政府担任要职。他参与创办了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等院校,是中国现代教育重要的奠基人之一;他是著名报人,先后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民立报》;他是爱国诗人,他的诗词雄伟豪放、爱国忧民,继承了《诗经》《楚辞》和汉乐府的优良传统,媲美苏、黄,直追李、杜,存世诗词有1100余首;他是至今唯一一位将碑意成功融入草书的书法大师,因其卓越的书法艺术成就被誉为“当代草圣”、“20世纪中国十大书法家之一”,更以其必生之功被海内外学者盛赞为“旷代草圣”,受到世人景仰。

要鉴别于右任先生书法真伪,首先要对于右任先生的生平和他早、中、晚不同时期的作品有一个系统全面的了解,要熟知他的学书脉络及书风演变渐进实现“我法”的过程,牢牢掌握好于右任书写时的用笔、结字习惯和特点。于右任先生写字时善用中锋,所书线条圆润、遒劲、含蓄、柔中有刚有变化。同时,还要掌握好于右任先生不同时期署款、钤印规律。于右任先生的书法作品中有时署“于右任”,有时署“右任”,不同书体的书作署名落款也有所不同,虽有早、中、晚的变化,但是有迹可循。目前书画市场中也有摹得很好的作品,但也只是表面的形似,而无书家本人那种豪放、劲健、清奇、旷达的神韵之笔。于右任先生和篆刻名家吴昌硕、齐白石、金铁芝、张直厂、杨千里等人交往颇深,众多的篆刻名家为他治印多达六十余方,但他时常使用的印章只有十余方,掌握好于右任先生不同时期,不同书体的钤印规律和习惯也是鉴定其书法作品的辅助依据,但在特定条件下,又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我们还要牢记他一生不同时期、不同书体作品的钤印习惯。再者,鉴定印章真伪的简便之法是核对,即以真印作范本,与被鉴定作品中的印章比较,从印文、尺寸、篆法、刀法、笔法的曲折粗细,朱文或白文等方面逐一进行比较,完全相符的就是真,有较大出入就是假。从一般规律看,真印大都篆文清晰,刀法自然流畅,印色鲜艳而不火,艺术水平高。而伪作大都光滑呆板,刀法做作,印色火爆,缺乏古趣和金石味,或水平低下,更有作伪者臆造印章等,当然,鉴定印章方面也不能完全按图索骥,要知现代高科技电脑技术之先进,完全可以复制出一模一样的使人“打眼”的假印来。这一点就要对印泥、印色有所了解,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印泥、印色和印泥入纸、吃纸透背的颜色变化,其自然氧化之时代感是难以很自然的做旧出来的。

于右任先生少年时期就在毛班香私塾“读经史、学诗文、习书法”,期间看到毛班香之父毛汉诗先生授课时临写王羲之《十七帖》的“鹅”字,字字不同,产生兴趣。他初期习写书法曾临摹王羲之,后因科举考试书写工整的需要又临写赵孟頫,这个时期学书经历为他以后的书法艺术发展打下了坚实的用笔结字基础。他40岁之前的书法受“二王”、赵孟頫影响较大。

于右任先生对魏碑下过很深的功夫,他青年时期在上海办学办报后随着事业的开阔与受时代风气的影响,特别是1915年(37岁)因创办民立图书公司而接触到了许多学者名流及碑帖典籍,使他开始接触到名目繁多的“墓志”、“庙碑”等魏晋南北朝的碑帖,被其峻拔遒劲、朴茂生动、天真率意的风格所吸引,逐渐关注并沉迷研究。于右任先生1918年(40岁)就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在主政陕西期间,曾于战事间隙(1920年)数游耀县东北药王山,是年所作的《纪广武将军碑》诗文中写到:“军中偏有暇,稽古送黄昏。”次年,又作《访碑》诗一首:“曳仗寻碑去,城南日往还。水沉千佛寺,云掩五台山。洗涤摩崖上,徘徊造像间。愁来且乘兴,得失两开颜。”他从这个时期开始逐渐将前人的篆、隶、草多种书体揉入楷书之中,追求魏碑的“尚武”精神,这个时期国贫民弱,时局动荡不尽人意,于右任先生无法排遣自己内心那种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在书体上自然就亲近了雄强“尚武”的魏碑,这种亲近不仅仅是喜好,而是在国难当头的背景下他的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于右任先生除了天赋极高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勤奋。1930年所作《十九年一月一日夜不寐,读诗集联》:“朝临《石门铭》,暮写《二十品》,竟夜集诗联,不知泪湿枕。”以及1932年作的《樗园夜坐有怀经颐渊》中的:“醉摹爨宝子,漫游白马湖。”等诗文可窥得他在临习魏碑时的勤勉精神和极大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于右任先生在魏体楷书的基础上将行书的成分也逐渐融汇进来。这个时期,他满带“碑味”的行书可以说是风格独具,中宫紧促而结构多变,在一种看上去十分随便不经意的把握之中获得一种奇绝、从容大气的效果。此十多年间,他的魏体楷、行书创作进入了巅峰阶段,数量大,精品多!并于1932年11月15日出版了《右任墨缘》一、二集。

于右任先生自上世纪20年代末便开始着手历代草书的研究总结工作,并于1932年发起成立标准草书社,后又创办《草书月刊》。提倡以实用为着眼点,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标准,全面系统整理历代草书,从《急就章》《月仪帖》《出师颂》《十七帖》《书谱》《自叙帖》等浩繁的历代书法名家作品中以及敦煌出土的经卷和《楼兰残纸》、武威等地出土的《流沙坠简》等书迹中,甚至是王世镗章草里,选出符合四项标准的字来,编成一册《标准草书千字文》。该书自1936年第1版至1961年第9次修正本出版,于右任先生都亲力亲为,坚持修订。于右任先生自身草书的发展,也是与他的研究提倡密不可分,他将厚实的魏体行书功夫从容带入草书之中,他的草书,笔画简单,形态优美。在用笔方面,几乎笔笔中锋,精气内蓄,墨酣力足,给人以饱满浑厚的感觉。

于右任先生的人生追求首先是为天下、为民族、为社会,公事之余倾心书法艺术,他不仅临习北碑书帖珍品,又由北碑旁及各家,真、草、隶、篆均学,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尤其是在草书艺术上独辟蹊径,创立了“标准草书”,自成一家,从“西北奇才”到“旷代草圣”,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于右任先生存世的书法作品较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书法艺术造诣高,同时又身居高位,生平交游广阔,当年求字者甚众。早年因生活窘迫曾于1916年3月23日在《申报》上刊登“于右任卖字”的消息,1917年(39岁)在《海上寄怀京友》的自作诗中亦有“天荒地变神州泪,闲煞江南卖字人”的感叹。另外在1932年至1935年的《申报》所刊古今书画展售广告作品价目清单中,也有12次出现多件于右任先生的作品,由此可知他的书法作品百年来一直都受到收藏界的珍视。加上他后来几乎不收润笔,有求必应,得者视之珍宝,自然留下了数量可观的真迹。

正是由于于右任先生有很高的声望和书法艺术造诣,故在当时和后世在所难免地出现了仿本伪作,近多年他的书法作品更是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稳中有升,屡创新高,加之他在世时倡导“标准草书”长达30余年,追随、研习者众多,自然就会出现数量可观的不同版本的仿本伪作。要鉴别于右任先生书法作品的真伪,就要了解他各个时期书作的用笔、结字、点画、线条结构或是行气与章法结合用墨、用纸、署名落款、钤印印泥、装池裱工等特点来综合分析。俗语讲得好:“不怕不识货,但怕货比货。”这方面,只有通过同时代的真迹和“老仿”、“新仿”、移花接木的“老套子”、学生代笔或假手的“门里货”及现代高科技高仿真的印刷品等仿本伪作地比较才会有鉴别。

于右任先生各个时期的书体结字、落款钤印都具有鲜明的习惯性和规律性,笔者下面首先就于右任先生各个时期具有鲜明特征的落款钤印初步予以归类。

鉴于于右任先生书法作品晚年的仿本伪作比较多,笔者便有了从后向前从时间概念上倒过来分几个章节进行鉴别分析的想法。笔者先将于右任1959年(80岁后)至1964年临终数年间部分署有纪年的书作真迹整理出来,意在抛砖引玉。

通过以上十二幅署有纪年的书作中的署名落款可以窥得于右任先生在此六年间的署名落款时变化最大的是任字右旁“壬”的写法,1959年至1960年两年间一种写法,1961年至1962年间又一种写法,1962年4月至1964年临终“任”字的写法复又同1959年-1961年上半年的写法,期间亦有交叉,掌握这个规律和特征,对于研究鉴别“于书”真伪有非常实用的借鉴意义。

接下来,笔者整理部分符合1959年至1964年书作书体风格、署名落款、钤印等特征的真伪作品案例进行鉴别分析:

案例一、《心地无风涛,性天有化育》草书十二言龙门对联真伪鉴别分析:

本章节选用于右任先生1959年至1964年的部分书法作品实例进行了鉴别分析,于右任先生晚年视力减退,亦受牙疾困扰,健康状况不复从前,尽管如此,他的书法作品依然是遒劲流畅,笔笔皆活,中锋用笔沉稳拙朴、舒缓而稳健,结字圆润含蓄,点画跌宕有致,于流畅中求波磔变化。此时期署名落款中“任”字的写法虽有变化,但有一定的习惯性、规律性,是有迹可循的,文中亦有十余例署有纪年的作品展示。钤印为吴昌硕先生刻治的朱文“右任”印章,由于使用时间久远,印章有所磨损,印文略显模糊,坊间亦有弟子偶尔代笔之传闻,笔者认为真迹就是真迹,代笔、假手皆为伪作,望识者明察。(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系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理事鲁光宏先生,鲁先生微信:158-2980-7777)

参考文献:

1.钟明善.《钟明善艺术世界—于右任书法艺术管窥》.2007年10月第一版.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

2.杨新.《中国近现代书画真伪鉴别·书法卷》.2015年1月1日第一版.河南:大象出版社,2015

3.林进忠.《于右任书法作品的相关考察》

德风堂画廊期购销于右任、石鲁、黄胄、何海霞、刘自椟等名家书画作品,名人字画定制(带视频或作者本人与作品的合影),帮您免费鉴定字画。德风堂画廊向藏家郑重承诺:凡在德风堂画廊购买的书画作品,均附有德风堂画廊出具的保真证书,以及部分当代艺术家创作作品时的照片及视频影像资料。